鱼七

鱼七最初见到他,是在暗橘色灯罩下他咧着嘴笑眯了眼,仿佛沙发旁包裹着的太阳花都开放了……后来的后来,咖啡店的朋友聚会,甜品店的笨拙点餐,清吧走廊的小心脸红,夜灯璀璨的牵手漫步,再后来的后来,始终等不来一句:“嘿,好久不见!”

有的离别是为了有些相聚

一人,窄光,深巷子
两炉,重影,辣椒碗
三更,眼花,肚皮鼓

找一个人,跟他说:“我长的不丑,你长得好看,如果我们一起拍照,我也就好看了”

若贪欲,贪父母膝下孝道,贪兄妹关系良善,贪朋友身旁情谊……

《万物有灵且美》……或许回到那个下午,解开那条绳子,这是完成救赎止住泪流的唯一办法,这样它便原谅我了吧……

安静的做个怕冷的小胖子……

一直觉得昵称这回事挺苦恼,起初是觉得自己挺呱噪,佛有言不二为不可说借以告诫自己少言多静心,并非安东尼心爱的不二兔子,最近这名儿是越看越磕碜,衣服穿着不别扭,让人自信那就是好衣服,好歹称呼也得听着舒心,前两天看完的《珍妮姑娘》不知道是不是代入感,觉着不错,又惶恐名字太沉重,思来想去,直接把姓给拆了,简单素净,一如这个人

择一城终老,遇一人白首。
昏暗天空,阴雨,路口……想起老妈的电话,千篇一律的年纪大了该找个伴侣了……莫名的焦躁,下意识的往前踏出一步,感觉这样就能挣脱这种境况,啪嗒溅开的水声不知好歹的提醒我注意旁人投来的目光,此时的绿灯是否预示着一路顺畅……
越是接近年关,平时毫不热络的七大姑八大姨商量好似的“这个小伙子老实那个小伙子俊,这家家底好,那家能力好”你温柔的笑说:“您介绍的,那肯定是不错的,要不以后回去再相看相看?呵呵”然后长辈们不乐意了,现在这年纪还那么挑剔的统一意见就搁我妈那儿了,然后我也就越发委屈,猪肉还的看看哪块瘦点好吃点,最重要得合自己胃口啊,我能跟自己老妈说其实我爱吃素吗,这可了不得,一顿碎碎念是少不了,出于天生的孝顺满口答应去相亲,尽快结婚,老妈得安慰的同时我心里老郁闷了,又生出点扭曲的不甘,该恋爱的时候我都干嘛去了,临到老骨头一把的紧急关头发现好好享受几次爱恋的时间都不允许,捡着块猪肉甭管好坏都得吃的窘境……
我就想简简单单的在一座小城,一个人挺好,也许遇到一位先生……

刚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关于人濒临死亡是什么感受的问题,想起2012年出车祸那次,事发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,整个人都是懵的,从医院回到家躺在床上那一刻眼泪才默默的流下来,开始各种后怕和庆幸,我觉得人真的在面临那一刻的时候大部分是来不及想所谓感受的,更多的是事后回想起来附加上这件事的主观感觉……